九评和退党
旅游台湾,如果时间许可,一些大陆游客会进行7天的环岛之旅,体验与西岸完全不同的东部风光。东台湾无污染的纯净空气、蓝天白云以及太平洋拍岸的浪花,都能让游客感受到大...
本人过去受中共迷惑,深受毒害。但在看了大纪元之后,认识到中共及其意识形态的毒恶,痛悔不已。因此,本人在此公开退出党团队,公开抛弃共产主义这种让我深受其害的意识形态,愿反共必胜!
我是山东菏泽的一个青年,在家靠经营几分土地不能养家糊口,出来外地打工深受其苦,日出而起,日落不归,一天十几个小时劳作,所挣工钱出去自己吃饭所剩无几,而且工钱都是最后完活后结账,时下生活艰难,电视上新闻联播天天都是好消息,哪知道我们农村人的真实情况,我这个从小加入过的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,过去梦想要当共产主义接班人,各尽所能,按需分配,看来,这都是骗人的把戏...
小时候在无知的情况下被拉入的邪恶组织,命运被邪灵控制着,没有自由,没有发言的权利。我们被中共洗了几十年的脑,现在看清了中共邪党的面目。声明退出它的组织,给我们选择了光明的未来。
每天生活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中,我感到自己的灵魂无时无刻都在束缚著。从言行到思想,从行为到举止,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傀儡,被人无影的操控著。再三思索,我自愿退出中国共产党。已经见识了太多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丑恶的嘴脸,不想再让自己的后半生依旧过着苟且偷生的生活。
独裁政权净搞形象工程不务实,马路道边的地砖只要新换市长就要重铺一次,近几年市中心地带马路突然塌陷,吃人事件不断,市民真是防不胜防。空气、水、食品有毒,物价飞涨,又加上行路难.....,老百姓该怎么活呀?今闻真相,坚决退出曾经入过的团、队组织,盼早日解体邪党,盼天明。
从中国大陆到新西兰,全家都曾经被邪党迫害,自己曾是邪党的领导干部,一生都战战兢兢不敢说真话,现在看到共产党快完了,我也要赶快退,退死这个邪恶的党。
百姓的生活苦,百姓的生活累,百姓在共产党和其一系列组织的压榨下生活得水深火热,连辛苦打工赚来的钱,都不敢花,更不要说什么享受医疗和教育。就这,我们这群生活在社会上最底层的人还要被压榨和欺侮。中共要灭亡了,我不要和邪恶一起,在此声明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。
我是员警,我接触过几个法轮功学员,个个都那么善良;而我接触的领导和政府官员都那么唯利是图。现在扫黑,是共产恶党的流氓文化,把好人培养坏了,把坏人培养的更坏了。不是政匪一家、警匪一家,哪有黑恶势力!中共恶党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。迫害好人的一定是邪恶的。所以,中共恶党不除,人民不会安居乐业。我退出邪恶中共党、团、队组织。
上学时被动加入少先队流氓组织,可是中共执政的几十年,没有公正的法律保障、没有公平。在强权的打压下,没人敢说真话。地方公安、派出所员警可以随心所欲的对民众非法骚扰、跟踪、监控、绑架、关押、酷刑、判刑等。冤假错案越来越多,得不到解决,上访还要遭截访、绑架、关押、酷刑迫害,致使民众家破人亡。
我从事一辈子教育工作已经从教师岗位退休。看到现今的教育把我们的下一代都毁了,非常痛心。今天明白了真相,坚决退出很早加入的团、队组织。脱离邪恶,走向光明。
中国现在的社会制度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腐朽、最落后、最肮脏、最邪恶的体制,集世界所有社会体制弊端于一身,已经不可救药,中国封建社会还有很多为民的清官直臣,现在到哪些去找,局以上干部全部枪毙没有一个冤枉的。过去天下是皇帝一人的,现在是很多皇帝瓜分老百姓的利益,利益集团越来越庞大,老百姓想翻身越来越难,中共是世界最邪恶的政党,人神共愤!
民意与潮流 时局与出路 国际媒体再曝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三退声明 调查活摘罪行 独立法庭成立 西方女博士的东方奇缘 肃清党文化的必要性
中共邪灵横行愚弄中国人这么多年,从各方面各领域把这片美丽的领土糟蹋的不成样子。明白的人都知道,在中共邪灵的统治下是没有活路的。所以我们郑重声明: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。不作邪灵的陪葬品。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。
我是一名来自杭州市的大学生,听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中共邪教迫害好人中采取的拷打、杀人,和其他骇人的手段,非常震惊,在此声明本人用化名:茹愿退出中共邪教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。
邪恶的共产党利用课本和制造出的各种舆论一直欺骗中国人,掩盖其破坏中华各民族信仰、道德和文化,迫害炎黄儿女的卑鄙罪行。我声明退出中共团队!
我的职务是中国大陆某国有公司的党委书记,退休多年。对共产恶党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很有看法,很不理解。国家一片混乱,党匪一家,法律、政策、党纪国法通通都是一纸空文。国家已被掏空,民不聊生,告无门,生无路…… 别无他法,只有听法轮功的——退党退团退队,我三退,保个平安吧。
我来自山东,在一家超市做保安,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,每月仅休两天,工资每月三千元,很辛苦,其它什么保险之类的福利都没有,农村人,没有别的门路挣钱,为了一家老小生活,只能这样苦熬,在我们农村还有很多人没有地方挣钱,还不如我。电视上报导的农村进小康都是瞎话,上学难、盖房难、娶媳妇难,是农村的老大难。我真正感觉到共产党说一套,做一套,当今当官的绝大多数都是贪官,我们...
我当过兵,知道部队也很黑暗,现在地沟油、毒奶粉、假疫苗现象完全是为了钱,人心变坏了,政府也不作为的问题。我不相信共产党,曾经入过的党、团、队我要退出,那些和我无关了!!!
说几句心里话:我们的儿女都在加国和美国,法轮功在世界的形势不能说我们一点都不知道,我们是老党团队员了,生活在这内地真是有点无可奈何啦!感到喘气都受屈。大法的弟子不畏年长和路途遥远,亲自把让我们得到解脱拥有生命未来的好办法送到屋里来了,谢谢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!我们会记住:法轮大法好!真、善、忍好!
自愿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共邪党组织。谁都知道中共是独裁政权,它不光统治国家、统治人民、还要统治人的思想,把人变异成与天斗、与地斗、与人斗的狂妄份子,它放纵人的私利,灭绝人善良的本性,使人对神佛、对大自然、对人本身造下无穷罪过,目的是毁灭人,把人推向地狱。善良的人们选择退出中共,不被它的谎言和残暴所迷惑,就是走向新生。
中共邪党摧毁中国人的信仰、道德、灵魂,把中国变成一个暴虐、冷漠、虚伪、愚昧,甚至人人互害的社会,当我认清中共的邪恶时,我对其深恶痛绝,望中国早日回归传统、接受普世价值、成为一个正常人的社会。我虽不是党员,但入过团、入过队,因此声明我拒绝与邪党为伍,退团、退队。
我为国效力数十载,见证无数共产党的魑魅魍魉因而对其彻底失去信心。其本质就是剥削人民,人民叫苦不应,而高层目光短浅只顾骄奢淫逸,不知礼义廉耻。我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。
2018年10月下旬的台北秋高气爽,正是法轮功学员给来参观国父纪念馆的大陆游客讲真相的好时节。明白真相的大陆人不失时机做“三退”
我们是来自山东省的有家有口的成年人,家里每人二、三分土地,养不活人,因为生活,被迫远离家乡,来天津这个大城市找活干,都是脏活、累活,时间长,工钱低,中共鼓吹的农村小康社会、社会主义新农村怎么怎么好,都是骗人的鬼话,我们真正看到的是共产党贪官遍地,社会的财富绝大部分被高官掠夺,百姓为住房、上学、治病,为日常生活都在苦难中挣扎。这都是中共的专制、腐败、邪恶所致...
现在我们那儿在拆违建,盖的时候哪个部门都知道,就是不管,盖好了没几年就说是违建给你拆了,一分都不赔,祸害老百姓太厉害了。 共产党根本不把人当人看,曾听说一个省级官员口吐狂言:“你们就是会说话的牲口,老老实实干活行,敢闹事打死你们都没人管。” 共产党一直把“为人民服务”挂在嘴边,但是只有听它话的它才把你当成“人民”,不听它话的就是敌人了,就按“敌对势力...
读了《九评》后,研究了五年中共的社会,深知被邪党骗的很惨,活在共产主义社会太艰难了。明明很苦,却还要维护党。感谢法轮大法弟子,他们真的在救人。远离中共才能找到自我,退党近神。我自愿退出中共少先队、共青团。支持大法弟子反迫害。有些大陆人看不清中共社会的兴衰,其实中共气数已尽。宋朝邵雍曾讲:“大凡盛世治世,则人必尚义,尚义则谦让之风行。大凡败世衰世,则人必尚利...
我本人自愿退出共产党,我将不再违背自己的良心,我将践行我内心的承诺。我赵某绝不再与共产党为伍,永生反对共产党!
我退休前是一名基层党委的专职副书记,虽然我也不信共产党的那一套,但是很多事情身不由己,但是没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。我的表弟和他太太都是法轮功学员,他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,曾经有令人羡慕的工作,后来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。我现在决定声明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共产党、共青团和少先队。我太太李祥(化名)只参加过少先队,她也要退出少先队。
纽约部分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昨天(21日)在布碌崙八大道举行盛大游行,吸引众多民众围观,沿路有不少举着手机拍照、录视频的男女老少。有人说,要录下发到微信朋友圈,让中国的亲友也开开眼界;有人说“我都想炼法轮功”;还有人说,“看得好感动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!”
共有约 21897 条记录
今日头条
NEWS HEADLINES
“麦可‧彭斯是百分之百忠诚,我心里连一丝质疑的念头都没有过。”川普当着大批媒体的面说道,“从我赢得党内初选,他就是我的搭档,我再高兴不过了。” 11月16日,《纽约时报》刊登报导称,川普质疑副总统彭斯是否忠诚,暗指川普不信任彭斯,让川...